【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之新年礼物


  第二天早晨醒来,在清晨的微曦中,我和阿娟又做了一次。这一次,她骑在我身上,乱着发,闭着眼,颤抖着两只乳房,上上下下地做得很疯狂,也流了很多。
  事后,阿娟躺在我怀里喘息着。我搂着她的裸肩,想想我们彼此一见钟情,认识得快,却分手得也快,仿佛流星一般,多少有些伤感。
  "下午就要走了吗?"我问。
  "嗯。"
  "我想送送你。"
  阿娟无奈地摇摇头:"算了。阿娇会去送我。我和你,有了这一夜,就够了。
  我们相识一场,虽然时光短暂,但我会把它记在心里。"我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有老公和孩子呀。"
  "老公是做什么的?"
  "以前是建筑工,扎钢筋的,也做过架子工。可后来出事了。""怎么了?"
  "从好几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掉下来,残疾了。"
  "得到赔偿了吗?"
  "哼。老板连工资都不想发,还谈什么赔偿,只给了一点点,连医疗费都不够。"
  "这么说,家里现在就靠你一人赚钱养家?"
  "是呀。他还有一个老母要养。"
  我无语。怀里是这么美艳的少妇,而她肩上所背负的,却是这样一个惨烈的家庭。
  "这次回去,给孩子多买点礼物吧。"
  "我等你上班去了,就约三姐,还有阿娇,一起去东门市场,给孩子买点新年礼物。我想给他带一件棉衣回去。家里比这里冷多了。""好。这件棉衣就算是我送的,等一会儿我给你钱。""什么意思?"她立即警觉起来。
  "你对我这么好。你回家,我也该对你孩子有所表示。""你真是这么想?"她的美眉又低垂了下来。
  "当然。"
  "可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我们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张床上睡觉,就在刚才,我还把千千万万个子孙撒在了你肚里。如果我们前世没有修德,今世没有缘分,能做到这一些吗?"
  "哇,老公,你说得太好了。"
  "嘿,终于叫我老公了。昨天还跟我划清界限呢?""讨厌呀你。昨天那是因为不想伤害阿娇。当然,现在也不想伤害她。""来,说说,你今生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最想得到的?……还是不要说的好。"
  "说嘛。不怕。"
  "最想得到的,就是……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是吗?"
  "有时候,我感觉一个人支撑那个家,真的是有点力不从心了。如果有个男人帮我,该多好。"
  "那你有没有试着找过?"
  "也找过。老实说,我们农村人是老思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尽管老公没有生活能力,但我还是不想抛弃他。可同时,我又不想再回那个家。所以,一个人常年在外面漂泊,好想有个男人,有个家,能够关心我,照顾我,让自己有个依靠。"说到这里,阿娟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可是,深圳的男人,像你这样知冷知热的,没几个。我曾看上过一个,和你一样,也是个中年人,可他在这里已有家室,虽然也很爱我,但对我却不能全心全意,特别是过年过节,我好想能跟他在一起,过个完整的夜晚,一起守候到天明。可他没办法,都大半夜了,老婆的电话一打过来,他还是要回去,丢下我一个人躺在那间小屋的床上。一想起这些,我的心就好伤痛。"我听着她的叙述,默不做声。
  这个女人的心里实在是太苦。
  可是苍天之下,芸芸众生,却没有一个血性男儿可与她分担这样的凄楚。
  过了好一会儿。我说:"来,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干什么?"
  "你如果有事,可以找我。"
  阿娟笑了:"我是想把手机号给你。可又怕阿娇知道了,会骂我。"我笑了:"没关系。你跟她姐妹一场,你有事她也应该关心。你就把我当成是你哥好了。"
  "哥?你真愿做我哥?"
  "当然。"
  "那我喊你一声。"
  "好。"
  "哥哟——"
  听到这一声轻唤,那么清脆,那么发自肺腹,我不由得冲动起来,抱住她,就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去。


  阿娟没有动,默默地承受着。
  我放开她,说:"告诉我你的号码,我打给你。然后你存下来。"阿娟于是说了一组数字。
  我拨过去,她的手机果真响了。
  "把我的号码存起来,有事打我电话。大哥我会为你尽力的。"阿娟没说什么,存下号码后把手机往床上一丢,转过身,瞥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抱住,随即向后倒在床上,让我压在她身上。
  当我凝视着她那张俏丽的秀脸时,我终于看到了她眼中的泪花……两人在床上,你来我往地相互热吻着,又缠绵了半天。由于要上班,于是不得不起床。
  阿娟要洗床单。我问为什么。
  她笑着解释说,如果不洗,阿娇回来会骂人的。
  我又傻傻地问:"为什么?"
  她说:"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弄脏了她的床单,自然要给她洗干净,不然怎么向她交待。偷了她的老公,还弄脏了她的床单,以后还怎么跟她来往?"没想到一个风尘女人,如此的知人情,懂道理,连我这样的大男人都不如她了。
  (2)
  其实,事后聊天时,阿娇告诉我,她和三姐在昨夜早就回家了。阿娇只是没有来家里,而是在三姐那里过的夜。
  医院方面已确诊三姐患的是性病,昨天夜里便给她打了抗生素。阿娇又在医院里陪她,帮她交钱、取药,帮她上厕所,给她买宵夜。两人一直到凌晨两点才回到家里。
  阿娇知道阿娟和我睡在房里,所以也没过来打扰,直接就睡在三姐房里了。
  三姐最近每日都要去医院打一次抗生素针,还要吃些药物,并用消毒剂清洗自己的下身。医生嘱咐,最近一段时间里,不能与男人发生性关系。三姐虽然一脸的不痛快,但也只好认命。这事还不能对外张扬,连一起玩得最好的阿媚也不能告诉。否则一旦传开,今后就别想在这一带混了。
  那天晚上,我下班后回到阿娇那里,阿娟真的已经走了。
  "找什么呢?"阿娇跟在我身后,笑着问我。
  "没找什么呀。"我有些奇怪她这样问。
  "还说没找什么。一双贼眼到处看。是不是舍不得阿娟了?要不,我再叫她过来陪你!"阿娇笑着说。
  "你这不是冤枉我嘛。"
  "人家早走了。"她盯着我的脸,娇嗔道:"玩了一晚上,还嫌不够吗?""是你送上的车?"我问。
  "是。是你老婆我亲自把她送上的车。你满意吗?""哎哟,怎么这样说,让人听着好酸。"
  "我就是酸了。哼!"
  "你们去东门买了过年的东西吗?"我问。
  "买了。我还给她买了好多在车上吃的东西。怎么样?对你的小情人照顾得还可以吧。"
  "可以、可以。要不,我怎么会让你做我老婆呢?""那你说,是她对你好,还是我对你好?"
  "当然是你对我好。如果没有你,我也不认识她。""算你聪明。那你们昨晚,搞什么鬼?她怎么一大早起来,就洗床单?"我忙解释:"她说,她偷了你的男人,又弄脏了你的床单,不洗干净怕你骂她。——人家这是好心。你怎么不领情?"
  "那你说,你们一晚上做了几次?"阿娇有点不依不饶。
  "三次——哎哟,好疼!"我的话还没说完,耳朵就被阿娇揪住了。
  "哼,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你一天最多跟我只做两次,居然跟她做了三次。
  可见你是个大色狼!"
  "老婆,我这不是坦白交待嘛,总要宽大处理吧?""宽大处理?好!今天我要你帮我打水洗脚。让我也享受享受你的优质服务。""好,好,我帮你打水洗脚。"我忙求饶:"不仅帮你洗,还帮你倒。""哈哈,这还差不多。快去烧热水。"阿娇放开我:"我昨天没睡好,今天又陪着阿娟跑了一天的路,实在是太累了,想早点休息。""哎哟,还真是的。好,好,我马上去给你烧热水啊。"阿娇仰面平躺在床上休息。说休息一会儿再起来,所以衣服和鞋也没脱。
  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不一会儿,水就热了。我没有打扰她,悄悄地在床前放下盆子,先倒冷水,再兑热水,用手试试温度,再往里加热水。
  水兑好了。又拿来一个塑料小橙,坐下来。拿起阿娇的一只脚,先帮她脱去高跟鞋,摸一摸,感觉小脚温温的,有一丝汗湿气。帮她脱去丝袜,将脚放到热水里。


  "啊,好舒服。"她在床上这么说了声。
  我又拿起她的另一只脚,脱去鞋袜,再泡到热水里。
  低头看到红色的塑料脚盆里,她的这对白嫩的秀脚,十个脚趾头均称而诱人,上面的红指油闪着迷人的色彩。我一个脚趾又一个脚趾地给她清洗和按摩。那如其说是洗,倒不如说是逗弄。
  "啊哈,好痒……"躺在床上的阿娇说,想从我手中缩回她的脚。
  我忽然想到手里握着的这双小巧玲珑的秀脚,不仅平时支撑着阿娇性感的身躯,而且还曾与那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放在他们的阴部,揉搓过他们的阴毛和阳具,甚至让他们鸡巴就在它的上面射精。
  我心里忽然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性情是那么温柔,而性生活又是那么的放荡。
  思想是那么单纯,而背后的人脉却又是那么的复杂。
  心地是那么善良,而赚钱的手段又是那么的不厚道。
  意志是那么坚强,而命运又是那么的坎坷不幸。
  一想到她的温柔和多情,我心里便多了一份怜爱;一想到她的淫乱和猥亵,我心里便又多了一份轻视与放纵。
  正是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我把她的一对热乎乎小脚,慢慢的举起来,贴在了我两边的脸上。
  "哎呀。你……干什么?"阿娇在床上问了一句。
  我拿起她的左脚,伸出舌头,在它的粉红色的脚心上舔起来。
  "哎呀,好痒。"阿娇笑着坐起来。
  "我好喜欢你的脚。"
  "哈哈,你天天玩,还没玩够呀。"
  我站起身,把阿娇的两只脚放到了我的阴部:"我想让它们玩玩这里。"阿娇笑道:"变态呀,你。"
  然而她嘴里虽这样说,脚心却开始在我下面行动起来了。
  "快,把裤子脱了,让老婆给你服务啊。"她来了兴致。
  我立马解开裤扣,脱掉扔到一边,阳具在两腿之间高高地向上翘起。
  阿娇红着脸,将两只脚一左一右地包住我的阴茎根部,开始上下滑动起来。
  我感到她所用的力道不轻也不重,而且刚用热水泡过的脚心,温温的,软软的,很舒服。
  我一直站立在床边,后来换了个姿势,上床躺下来,让她坐起,背靠在高高的枕上,再把脚放在我的上面搓弄。
  阿娇又从枕下取出人体润滑液,倒了一些在我的阳具上,这样玩起来滑溜了许多,很舒服。她甚至张开大脚趾和二脚趾,将我勃起的龟头夹在中间,玩弄我龟头下的沟槽。
  这太淫秽,也太刺激了。
  "慢点。你也脱了衣服。"我说。
  阿娇迅速地脱去她身上的所有衣服,光裸着身子,她以为我要操她,张着两条大腿,露出毛茸茸的阴部,等着我上。
  但我还是拿起了她的小脚,放到了我的阴部,让她继续。
  阿娇会意地一笑,两眼闪着淫猥的光芒,又上下搓弄起我的鸡巴来。
  我拉起她的一只纤手,放到她自己的阴部,让她自慰。
  阿娇于是一只手摸起自己的下身,另一只手揉起自己丰隆的乳房来。
  "嗯……"她闭起双眼,嘤嘤地、轻声地娇唤。
  "啊……"我在她淫猥的播弄下,喘着粗气。
  原来男女间的性生活也可以这样。两个人并不一定要性器交媾和碰撞。
  "啊……"阿娇继续自慰着。我发现她不仅摩擦着自己的阴蒂,而且还将两只纤细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弄得手指上淫水绵涟。
  这图景使我感到特别的新奇:本来强壮的男人颓废地倒睡在了床上,而本来娇弱的女子却反过来用脚为男人服务,而且自己还要用手在自己身上寻欢作乐。
  他们不再将自己的基因传给下一代,而是将自己的生物基因随意地抛撒。一个物种,经历了几千万年的进化后,人类的图景居然变成了这样。
  "啊……"女人娇喘着。而我的灵魂在她的娇喘声中开始升腾。
  我看到昏暗的小屋里,曾是神圣的生命之阳具,正被一双美丽的小脚摩挲着,亵渎着,而男人则是这样的快乐和陶醉;曾是伟大的生命之阴器,正被纤纤的玉手抠挖着,猥亵着,而女人则是那样的欢乐和迷恋。
  这正是现代人的集体困顿,与各自的奋力挣扎。不错,我们迷茫,我们郁闷和困顿,我们想尽办法,奋力挣扎,在只有那么一点点可以喘息的间隙中强颜偷欢,于是我们变着法子彼此折磨,消磨着生命……"啊,老婆,你好骚哟!"


  "哈哈,你也好骚哟!"
  "不行,老婆,我要……射了……"我猥亵地喊着。
  "快,快射,射到我脚上,我要你……"阿娇淫乱地回应着。
  "啊,我来了……射了……全射给你……"
  终于,我呼喊着,那声音尤如魔鬼从地狱里逃出,一股又一股白色的精液从马眼里喷薄而出,粘到了她的脚心、脚背和脚丫里。
  阿娇淫笑着,继续用粘满精液的脚趾在我的阴部摩擦着,仿佛我射出的不是精液,而是润滑剂。淫秽的腥味充满着整个小屋,也在我们的心灵之间弥漫开来。
  阳具慢慢地软下去。阿娇收起脚:"老公,我帮你吸干净它。""好。"
  我于是爬到床头,将鸡巴对着阿娇的俏脸。
  她张开小嘴,伸出舌头,先是舔了几下龟头,然后将整个阴茎都吮吸进嘴里。
  好温暖的口腔,好多情的老婆,居然为我而舍弃尊严,做着这种事情。
  不一会儿,她累了。我让她躺下去,搂着她的肩头,伸手向下,插进她早已湿淋淋的阴道里,在里面寻着她的G点。我摸到了一个突起的位置,我甚至感到上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神经。
  "啊,老公,啊……"她两眼直勾勾的,充满了渴望的光芒。
  手指在里面一阵猛抽,她开始花枝乱颤,嘴里"啊"、"啊"地嘤咛着,身子开始在床上扭动着。我知道,那是期盼得到更强烈的刺激。
  不一会儿,她的两腿就开始在床上乱蹬一气,随后两腿一伸,整个身子都痉挛起来,两只脚的脚趾撑得直直的,仿佛芭蕾舞演员一般。她高潮了,两只美目幸福地睁着,仿佛透过小屋的微光,看见了天堂,看见了仁慈的上帝。
  (3)
  两个人玩够了,依然没有睡意,我又和阿娇躺在床上聊天。
  "你们今天去哪里玩过?"我问。
  "上午阿娟洗了床单后,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去了东门走行街,卖了些东西。
  中午是在外面吃的。下午是我把阿娟送上车。"阿娇流水帐般的回答道。
  "你们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呢?"
  "阿娟给她孩子买了一件棉衣。我也是——人家阿娟陪了你一晚,你也应该表示一下才对,躲在单位里不出来,真是的。"阿娇其实不知情。我早晨上班时,已经给过阿娟一些钱了,还特意从笔记本电脑包里找出了杂志社的信封,把钱装进去以后递给她的。这样双方的感觉会好一点。我说不能亲自陪她去逛街,只有留些钱给她,看着什么东西好,买下来,只当是我送的。我还特意嘱咐阿娟,不要把这事讲给阿娇听,免得她心里不舒服。
  "阿娟没说我坏话吧?"我问。
  "她没说你坏话,只说你好。还说,我找到你,是我的福气,要我珍惜你,别再三心二意的到处乱撞。"阿娇笑道:"你看人家对你多好。""我本来就是好嘛。"
  "她还说,如果我哪天不要你,她会立马把你抢去。""是吗?"
  "看把你乐得。"阿娇笑道,两乳在她的笑声中颤悠着。
  "那你不会不要我吧?"
  "爱还爱不过来呢,怎么会不要你。除非是你没良心,又看上了另外的人。""我哪会,我也只爱你一个。"
  "骗人!"
  "真的,没骗你。"
  "那你,亲我一下,要有感情,不能敷衍我。"
  "好,你闭上眼睛。"
  轻轻的、却是深情的在她的红唇上一吻。
  阿娇再次睁开眼时,黑艳艳的眸子里带着一点醉意,一点迷恋,一点深情,我们重又双双拥抱在一起。
  (4)
  阿娟走后的第三天中午,我正在办公室里午休,收到了她发来的一封短信。
  她说她已经平安到家了。本来前一天就该给我发短信,告诉一声,可是想忍着,忘掉我。然而就是忍不住,也忘不掉。自从和我分别后,不论是在深圳的大街上,还是在回家的火车上和家乡的屋子里,她脑子里一直都晃动着我的身影。
  她说不论今后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把我们这段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
  我回信,祝她生活愉快,多和孩子在一起。过了年后再到深圳来,我们还以兄妹相称,还做好朋友。
  她又回信说,好。只是要看这边的房子能不能落实。
  我又回信说,这两天还没有人退房。如果有,阿娇会帮她租下来。


  她又回信说:"阿娇是个好人,希望我能够好好地爱她。她自己本不该与我有这段感情,可命运却偏又这样安排,自己只好随遇而安了。但她说她会控制好自己,感情也会调整过来的。只是需要时间。"我又回信说:"不必责备自己。因为你并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只要我们的内心觉得对天无愧,对地无悔,对已无憾,就行了。"她回信说:"是的。"
  (5)
  这个时候已到了十二月份了。深圳一片年新的气息。商店里从早到晚都在搞促销活动,人来人往的,特别热闹。
  阿娇也开始做着回家的准备。给自己买衣服,也给小孩买衣服。
  一直和阿娇保持性关系的东北佬,却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最近一段时间,听说是去了珠海,此后便再无音讯。
  对她玩弄之后再抛弃她,使阿娇仿佛变得成熟起来。她开始从那种昏昏浊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深圳警方在年前的扫黄工作抓得很紧,经常有巡警在附近出没,抓小姐。阿娇此时也收敛了许多,平时也不再到大街上与男人眉来眼去了,熟客中有人想要她,先打电话,约时间;来了之后也是先给钱,做完了穿裤子走人,多的话没有。
  有一天,我从杂志社拿了几本新年挂历来,送给她和三姐。
  "嘿,还挺好看的。"她一边翻阅,一边赞美着说。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问她。
  "废话。这还用说吗?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她答得很干脆。
  "那我们一起回去罗。"
  "当然。不然我怎么叫你老公呢?"她笑道。
  "你个骚婆娘,跟那么多男人上床,只怕早就背叛了老公了。"我恨恨地说。
  "你还说。别人玩都是给钱的。你是白吃白喝。你要不是我老公,我才不养活你?——快去买两张火车票,就算是你对我的报答。"我笑了:"好。我买一张武汉的,再买一张东北的,把你寄到东北去。让你跟东北佬一起过年。"
  "你敢!你出卖我,我打死你。"说着伸出小拳,打过来。我则一把搂住她,将她压在了身下,与她亲吻起来。
  毕尽,她还是一直将我看作是她最可心的情人,而不是嫖客。
  杂志社给每个人发年终奖,财务室打电话给我,要我去领。
  走近财务室,已经有人在那里进进出出的了。
  每个人的额度都不一样,这是社长办公会订下的规矩,总编室测算的结果。
  当出纳员递过签字簿,让我签字时,我悄悄地问了句:"多少?"她笑而不答:
  "不能说,自己拿回去看吧。"
  将厚厚的信封装进口袋,回到办公室,悄悄打开信封。哇,厚厚的一叠,还真不少。看来,社长和总编知道我平时辛苦,没有亏待我。
  望着那一迭厚厚的钞票,心想过年了,应该给阿娇送点什么礼物吧,好让她带回家去。
  还是和平常一样,晚上九点多,我回到阿娇的住处。她还站在凉台上等客人,寒风一阵阵的吹来,飘起她的长发在空中飞舞。
  阿娇的脸有些苍白。我拉着她的小手,感觉她的手已冻得冰凉冰凉的。
  "喂,这么冷,还不回家。"
  "哎呀,人家今天没偷到男人嘛!"阿娇撒着娇笑道,把手伸进我怀里取暖。
  "没偷到男人呀。那就把我偷回去呗。"
  "哈哈,偷你没用。偷你赚不到钱。"阿娇愉快地笑着说。
  "谁说的?我今天发了奖,明天就和你一起去买礼物,送给你过年。""真的?那好哇!那我赶快回家陪老公!哈哈……"(6)
  两人挽着手,回到家里。
  一进到屋里,没有寒风的吹拂,感觉还是屋里暖和多了。
  我定定地抱住了阿娇的细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蛋,说:"为了表彰你经常偷人,把我气得半死,说嘛,你想要什么?"
  "哈哈,什么都不要,就要你算了,把你带回家过年。"阿娇爽朗地笑着说。
  "我想好啦,两样东西随你挑:要么是一双皮靴,要么是一件鸭绒大衣,你要哪个?"
  "皮靴。要长筒的纯皮的。"
  "为什么要长筒皮靴?"
  "因为我的脚怕冷呀。鸭绒大衣我有,就想买双皮靴回家过年。""好。明天我早点过来,你也早点收工,我们一起去东门的天虹商场,或者茂业百货,买双正宗的品牌货。先穿给楼上的小姐看,让她们一个个的都羡慕死你。"


  "老公,你真好,我想要什么你就来什么,太好了。"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第二天晚上,我们在天虹市场买了一双高跟的真牛皮靴。阿娇说她看到这双鞋已经好长时间了,早就想买了。
  阿娇说也要给我买点礼物,问我要什么。
  我说你平时照顾我的生活已经非常不错了,礼物就免了吧。
  阿娇说那哪能免,免了就不像情人了。
  于是拉着我跑到男士服装区,给我买了一套深蓝色的意大利款式的西服。我对着镜子试装,阿娇一边看着我,一边发自内心地笑着说:"有派头,这才像个大编辑。"
  (7)
  由于过年回家的人太多,火车票不好买,我提前订了两张南方航空公司的机票,直接从深圳飞往武汉。
  阿娇一听是坐飞机回家,高兴死了。说她这一生,还没坐过飞机,这可是头一次。问了很多话:坐飞机好玩吗?天上有什么风景?她最怕从天上掉下来。——我笑了:这不是费话吗,谁不怕从天上掉下来?
  这一年的农历年底,腊月二十八,我和阿娇一同在联华大厦乘坐着机场大巴,前往深圳宝安机场。
  上午十点,当飞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时,阿娇快乐得像个孩子,握着我的手,不停地看悬窗外面一叠一叠的云层。我问她有什么感觉。她说飞机起飞时,自己好像飘起来一样,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阿娇贴着我的耳朵,悄悄的告诉我,说她这次回家,带在身上的银行卡里,有十多万了。
  还是女人赚钱容易。我跟阿娇开玩笑地说:"来世我也变做女人算了。"她也笑道:"好啊,来世我们两个一定换换。你变成女的,我变成男的。"我听得出,她这些话里,既有玩笑调侃的味道,也有些许的心酸与无奈。


上一撸:喜欢大胆走光的美女真是太刺激了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