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通奸无罪之与妻书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与你相识、相知、相恋到结合,已经过去三年了吧。这三年中,你对我的照顾,我铭记于心。你对我的伤害,我时刻未忘。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这样。我们三年的感情,就抵不过你与那人短短三周相处?
  当我知道你出轨的时候,我真的实在难以相信。当我看见你和那人双双走出我们的家,你挽着那人的手,表情是那样的开心。那人将手伸向你的胸前,一向害羞的你,居然脸上没有一丝恼怒。这就是我的妻子,我那温柔贤淑的妻子?
  那天,你穿着我给你买的红色连衣裙,戴着你生日时,我送你的镶钻白金项链。脚上穿着我买给你的高跟鞋。连你手上挎着的皮包也是我买的。你就这样穿着这身我给你的行头,与那人偷情交媾?
  我憎恨你,用尽我的全身全力。我发誓,不报此仇,我陈阵誓不为人。
  我用我的方式报复了你,你感觉怎么样?
  恨我吧,憎恨我吧。
  那样才会让我感到好受。
  你与那人接过那个烫手山芋,不好受吧。
  呵呵,我只有报以冷笑,这就是你们应得的报应。
  再见,吾妻。
  永别,贱人!
  你的前夫
  我叫陈阵,一家小型互联网商务公司的老板。2012年,我与大学毕业的同期同学一起创办了这家公司。也就是那年,我认识我的妻子,现在的前妻小柔。
  创业之初,我与同学熬更守夜、加班加点的多方联系,为争取一张小型的合同,都会努力奋斗。一次与合作单位签署合同时,我认识了小柔,对方公司的公关助理。
  那时的我,远比现在精神,意气风发。现在的我,憔悴低落、孑然一身。因为我将我的财产全部赠与了我的妻子。我什么都没有留下,一身轻松。
  为何我会这么做?那要从3年前说起……
  那天,我第一眼看到小柔的时候,我心动了。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了她。
  「你好,我叫李倩柔。」一只白嫩的小手伸过来。那小手的主人带着一脸亲切的笑意。
  「你好,我是陈阵。」我伸出手与小柔的手轻握了一下,以示礼节。
  「请跟我来,我们去会议室签署合同吧。」
  跟着小柔,来到一间约200平米的会议室。灯光明亮,落地的窗户可以看到窗外那城市高楼耸立,街道上车来车往。
  对方经理请我坐下,拿出事先就准备敲定好的合同,递了一份给我。我翻开几页,看了看,其实这就是一个过场而已。
  对方经理在我数次请客吃饭,泡洗浴、蒸桑拿过程中,就已经敲定好了合同。
  他还拿了我一个大大的红包,我不得不在当月公司利润中拿出一大半孝敬他。
  看过合同,我点头示意没有问题,一切按程式走,签字、盖章。一式两份,各自保留一份。
  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这次合同签字仪式。
  临别前,我赶身上前,轻轻喊住小柔。问询她的手机号码,小柔微红了一张脸。然后……拒绝。
  一脸羞愧的我,并没有因此放弃。抽空去她的公司楼下,装作偶遇,假意攀谈。数次之后,小柔答应与我约会。
  第一次的约会,那天我穿戴整齐,精心打扮。其实这个过程,我练习了很久,我想给小柔一个满意的第一次约会。
  看着镜子中那英俊的自己,我十分满意,准备乘计程车出发。
  那时我还没有自己的汽车。那时公司经营刚刚起步,与同学李冰经常忙得吃了上顿,忘了下顿。
  李冰,我大学时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来自城市下面一个县城,父母是工人阶级。记得开学第一天,李冰的父亲带着李冰在校园里乱转,他父亲肩上扛着一个厚厚的铺盖卷,另一只手提着一些生活杂物。李冰有些怯懦的跟着他父亲,肩上斜挎一个背包,两眼无神。
  他父亲到处问询新生报导处,我热心之下带着他们父子俩找到地方。没想到分宿舍的时候,我和李冰居然是一个寝室。
  他父亲长相黝黑,一看就是典型的老实人。李冰性格像极了他父亲,憨厚老实。分配到寝室以后,李冰父亲对我客客气气,一再嘱咐照请我顾李冰。我性格豪爽,满口答应。李冰一进寝室,就老实的坐在床头,一句话也不说,给人感觉不善于与人沟通。这就是我初次认识李冰,李冰留给我的印象。
  乘车赶到约会地点,我选择了一个西餐厅。第一次约会,我要给小柔留下一个彬彬有礼的好印象。我之所以选择西餐厅,是因为我觉得那里高大上,高端大气上档次。


  离约会时间还有半小时,我就到了现场。可见我对这次约会的重视,可千万不要让女孩子提前到等我啊,这可是忌讳,那些爱情大百科全书不是这么说的么?
  作为一名大学期间以网吧为生活重心的有理想有道德的青年,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网路让我开了眼界,无数名流在各大论坛上发表自己的经典帖子。
  我那时没有女朋友,就爱看网路爱情专家们发表长篇大论。诸如:《追求女性十大忌讳》、《与女性恋爱期间应当注意的十大细节》、《女性金钱观与爱情观》等等等等。常常幻想通过这些方面的研究,让自己成为一个在大学期间泡妞无数的、让无数处男顶礼膜拜的爱情高手。
  通过多年刻苦专研,吸收无数先进之泡妞理念,我以为,我已经是一个爱情专家,不过是理论上的。
  这次与小柔约会,我当然要拿出最好的一面。
  站在门口,手持鲜花。待到小柔到来,我殷勤的为小柔打开计程车门,递上鲜花,露出迷人的笑容。这个笑容我在镜子前面练习过无数次,我很满意。
  小柔甜甜的看了我一眼,OH,MY,GOD。我顿觉魂飞天外。
  努力稳住有些慌乱的步伐,我带着小柔走进了西餐厅。
  走到事先订好的座位,抢先一步,我殷勤的为小柔拉开座椅,很绅士的请小柔入座。
  先和小柔嘘寒问暖几句,我右手打响了一个响指。
  「waiter。」这可是正宗的伦敦腔。
  点餐可是一门学门,我费了老大劲才知道几个西餐餐点的英文名。
  待点过西餐,我特意开了一瓶红酒,82年的。哦,去年的长城干红。
  与小柔干杯,看小柔慢慢吞咽,不紧不慢,神态诱人。后来小柔回忆起与我的这次约会,她说:「当时……你傻不溜秋的。」西餐进行到接近尾声时,悠扬的小提琴声响起,那拉琴之人,一边柔和拉动琴弓,一边向我们缓步走过来。这可是我花费不菲才安排好的人。
  看到小柔眼中泛起的泪珠儿,我知道,我成功了。
  小柔接受了我,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李冰,我那大学期间唯一的朋友。
  我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我们一起打过架,一起泡过妞。
  一起逃过课,一起泡网吧。
  几乎都在一起,毕业以后也是,直到……
  那年,大学第一学年。
  李冰总是喜欢一个待在寝室,不合群。上课时,也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开始我并不喜欢他,觉得那焖瓜一样的人,实在无趣。
  那时我是一名有理想有道德有志气的青年,三有青年。刚脱离高中三年那个人生最痛苦时代,来到大学的我,顿感轻松。真想高呼一声:大一的女同学们,大二、大三、大四的学姐们,我来了!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无数次的被拒绝,让我心灰意冷。那些漂亮的女生都有高大上的男朋友。
  想要出头?那就得另辟蹊径。
  打篮球?从高中时代就是吸引女生眼球的着名泡妞神器。健壮的蛮牛们,挥汗如雨,冲锋陷阵,高高跃起,然后将球投进。周边围观的无数花痴女生,一片尖叫。我也曾尝试过,无奈172公分的身高,在人才济济的大学校园,确实没有英雄用武之地。我试过,挥汗如雨,冲锋陷阵,高高跃起,然后将球……投歪。
  踢足球?这是个中国人民极端重视又极端鄙视的项目。想想中国男子足球队,哎,满满都是心酸啊。自己没有传奇人物马拉多纳那样神奇的脚法和手法(着名的上帝之手),也没有众多欧洲各大联赛着名球星称霸一方的成名绝技。
  连颠球都不行,还是算了吧。此路不通。
  体育之路行不通?怎么办!?
  搞搞文学吧,初中时候,我也曾在市里某小报上发表过豆腐干大小的一首抒情诗,得到稿费,嘿嘿……20元。
  君不见文艺青年多气质,不用多说,光是那气质就吓你一跳。何为高雅?文艺青年就是高雅。何为高贵,文艺青年就是高贵。
  一身文艺气质青年打扮的我,加入了文学社。
  社长是大四的学长,副社长是大三的学姐。干事若干,什么学年的都有。
  第一天,我就被人给了个下马威。大四学长、大三学姐一脸关怀、一脸慈祥的告诉我,让我组织大一新生搞文学交流。
  我勒个去,这是我干的事嘛。算了,忍了。为了做一个合格的文学青年,一个高雅高贵的有气质的文学青年,我忍了。做吧。


  忙前跑后,一番广泛联系,传单要亲自派发、稿子要亲自书写、场地要亲自租用。连尊敬社长、副社长大人的充满温情的发言稿都是我写的。
  终于,来到了文学交流会哪天。这个让我终生难忘的日子。
  大家都坐好以后,社长大人准备发言。我看见李冰也来了,坐在一个角落。
  洗耳恭听社长大人、副社长大人发表完热情洋溢的开幕致辞,交流会宣布开始。
  我心思不在交流会本身,我的目光在那些文艺女青年身上聚集。看能不能找到属于我的那块肉。台上已经有人开始发言,台下一片闹哄哄。
  我看到了小静,那个让我大学时代伤心不已的人儿。
  那是一个文静的女孩,长发披肩,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我主动走了过去,与小静找话题。小静喜欢小诗,哦?我高兴的咧了咧嘴。
  后来,我与小静从聊小诗开始,慢慢走到了一起。她做了我的女朋友,我告别人身第一次的领路人。小静不是第一次,后来我每每想起,总觉得吃亏了。
  记得那晚,我与小静静静在湖边散步。皎洁的月光下,风吹杨柳,平静的湖面被乱风吹拂,泛起点点涟漪。
  我拉着小静的手,与她聊起小诗。看着这满地月光,我诗性大发脱口而出: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对狗男女,其中就有你。哈哈哈……」小静气得小脸俏白,抡起两个粉拳对我一阵捶打,我笑着躲避,小静穷追不舍。一路上我们绕着湖边小路嘻哈打闹,欢声笑语不停歇。
  我和小静第一次开放,是在一家快捷酒店。那天我终于告别了处男之身,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十分紧张,所知道的性爱技巧,都是来源于生活……哦,对不起,来源于岛国着名A级大片。只有观摩过,没有实际经验啊,我很着急。
  我已经先洗过澡了,我本来要和小静一起洗,但是小静拼死不让进去,我只好披着一件浴衣无聊的看着电视中无聊的肥皂剧,等待小静出来。
  我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浴室中发出的声响,幻想着小静赤身裸体的模样。是苍老师那样童颜巨乳?还是波多老师那般娇小身材?我沉醉在不知不觉的幻想中,突然感觉自己鼻头一热,哎哟妈呀,流鼻血了。我赶紧拿过餐巾纸堵住鼻孔,后来回忆此情此景,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很猥琐的样子。
  终于,小静出来了。她用一块浴巾包裹住赤裸的身体,那块浴巾刚好包裹住小静饱满的胸部和翘耸的美臀,只露出两只纤细白嫩的玉手和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这露与不露,这露多露少,还真是一门学问。
  小静这样稍露美体的站立姿态,让我身下的大鸡巴「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将浴衣高高顶起一个「帐篷」,鼻子似乎更是一热,糟糕又有鼻血要出来,我暗道不好。
  小静见我傻痴痴的模样,开颜一笑。小静可真美啊,明目皓齿、鲜艳红唇。
  我再也不能忍受,冲过去一把抱住小静,淫神附体一般吻住小静嫩红小口,下身大鸡巴用力的顶住小静的那处三角地带。
  小静被我吻得踹不过气来,一口轻咬住我在小静乱窜的舌头,疼得我立马停止了冲动。小静对我讲:「陈阵,你急什么啊,今天我是你的人了。一会儿你可不要粗鲁对我,你要知道,女孩子是很娇嫩的,是需要精心呵护的,你以后可要好好珍惜我、爱我。不许背叛我,不许和其他年级的女孩子过分亲近,不许你对我始乱终弃……」「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心里一阵嘀咕。
  还没等小静说完,我抱住小静蛮腰、腿弯直接走向那张即将见证「奇迹」的那张床上。呵呵,不是见证「奇迹」,是见证我是如何从一个男孩转变为男人的过程。
  小静羞涩的躺在我身下,与我深情拥吻。我们两个亲吻的声音不断回响在这个粉色油漆装饰的房间里。我觉得自己的大鸡巴硬的实在不行了,努力的想进入那个朝思暮想了很久的粉嫩小穴。我几番努力,始终对不正入口,急的我满头大汗。还是小静聪慧,明白我此刻的难处,她闭着眼睛,小嘴微翘,好像是在笑我如此稚嫩。
  「哦……」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爽快感觉从龟头传来,我终于将大鸡巴的头插入了小静的粉嫩小穴。无师自通的的,我开始慢慢插入,直至我能达到的尽头。
  我心里似乎有些奇怪的感觉,怎么会如此顺利?这片刻的奇怪感觉随着大鸡巴龟头上传来的温热潮湿触感烟消云散。


  「太舒服了,这就是操女人的感觉?」我心里一阵痛快。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想要追求那至高的快感。可是……壮志未酬身先死,身为刚刚告别处男之身的我,没有几分钟就一泻千里。
  我羞愧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不敢直视小静的眼光。
  小静体贴的抱住我,不住安慰我:「陈阵,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不要紧,一会儿就好了,来,先亲亲我。」听到小静的安慰,我有些小感动。我与小静安静的抱在一起,相互亲吻着对方。
  终于,我的大鸡巴很快又硬了,这次我知道了女人小穴的正确位置,很快就插了进去,开始了第二次的慢慢征途。
  这次小静开始了我一直想听到的动听吟唱,看着小静在我身下不住的呻吟,看着小静的娇俏乳房在我强力的冲刺不停抖动,我心里生出一股自豪感。「这操女人的滋味就是爽,以前那些A片,那些五个打一个简直弱爆了。」事后,小静先去洗澡了,看着这干净的床单上只有我和小静高潮时流出的粘滑淫液,我才突然惊醒。「小静不是处女?」我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开心。难怪小静会对我说「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哎,算了,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虽然有些小遗憾,但是我毕竟还是从此告别处男,成为男人了。
  与小静相处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们开了十数次房。
  有一天,小静突然跑到宿舍来找我,她一脸的冷淡,她约我到以前我们经常去的那个湖边,然后告诉我。
  「咱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了别人!」
  「小静,不要离开我,我对你不好吗?」
  「陈阵,对不起,你是个好人。我需要的你不能给。」操,好人?我他妈就看起来只是一个好人?
  我和小静就这样分手了,我沉默了几天。这几天一向不怎么爱与别人交往的李冰同学居然主动安慰我,约我一起吃饭,晚上睡觉时跟我谈心。
  我承认当时失恋的时候我是很脆弱的,有个关心自己的兄弟,我还是觉得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的。从此,我和李冰真正成为了好兄弟,好哥们。
  记得那天,我和李冰走到校门口,远远就看见小静从一个高富帅的跑车里出来。我不记得当时我是个什么状态了,只记得我好像冲了上去大声质问小静那个高富帅是谁。小静低头不语,既没有看我,也没有看李冰。那个高富帅十分嚣张,说了些什么穷屌丝、癞蛤蟆之类的话。
  然后我就记不太清楚了,醒来以后我已经在医院病床上躺着,头上缠着白色纱布。李冰在旁边伺候着,他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只是没有我那么严重。
  事后李冰告诉我,那个高富帅骂得难听,我就冲上去和他扭打起来,我都没注意到那架跑车里还有几个人,李冰告诉我都是些道上混的人。我被那几个人打得浑身是伤,李冰也不顾安危一起帮我打斗。后来校方的人来了,高富帅那几个人才驾车离开,我就被李冰送到了医院包紮。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小静这样文静的女孩居然会跟那些道上的人混在一起,真不知道小静是不是和那些人玩过什么轮 奸啊、NP呀。妈的,老子真是白瞎了自己这个人。
  还好有李冰这个兄弟陪着我,从此,我和李冰形影不离。
  我们一起去泡过妞,一起去调戏过大学一年的新生美女,一起上网玩网游,一起研究岛国A 片各种风格流派。
  大学四年,我没有再找过一个女朋友,从小静哪里我知道了,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要有钱才能获得女子欢心。
  现在的女人都是物质的,真爱,只是存在与传说之中。
  大学毕业以后,我和李冰看到了网路电子商务的未来美好前景,开办了这家名为《天虎淘金》的小型互联网商务公司。那个时候某宝的电子平台发展十分迅速,无数败家娘们通过这个平台所产生的巨大商业市场,让电子商务这个新兴产业前景非常诱人。义无反顾的,我和李冰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公司成立之初,创业启动资金主要来自于我和李冰的家庭支援以及政府搞的小微企业扶持资金。我的出资比例高些,占股份60%,其余的算做李冰的股份。
  公司成立,我和李冰就开始联系本市最大的快递公司,签下了第一份快递合同协议。
  公司开始做成的第一笔业务,是一家本市生产无公害、无农药、绿色食品的农副产品公司。我和李冰之所以从这个项目做起,是发现现在中国人民对于食品的安全十分的重视。昔年的「三鹿」事件,让中国人民对于入口的东西非常敏感。


  这家公司集生产、包装、销售于一体,产品种类十分齐全。我和李冰数次越见这间公司老总,数次都吃了闭门羹,人家开始根本看不上我们这家刚刚经营的小公司,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型电子商务公司。
  我没有放弃,我暗中观察这位老总的生活起居习惯,发现这位老总十分疼爱自己相濡以沫、相伴十数年的妻子。
  这位后来被我称为「芳姐」的女子,对于我的事业起步帮助很大。几次有意的假装帮助,「芳姐」从开始的小心防范,到慢慢接受,再到认我做了干弟弟。
  在「芳姐」的帮助下,我和李冰终于拿下了这家公司的业务,为我们《天虎淘金》网站添加了重重一笔的大惊喜。
  关于我和「芳姐」的故事,以后再给各位看官详细介绍。现在主要是讲述我和我妻子小柔还有李冰的故事。
  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我和李冰的事业开始了蓬勃发展期。随着订单的增多,随着签约商家的不断入住,我和李冰的财富也开始增加了。
  我也算是小有些财富了,但是我这个人洁身自好,此生只爱小柔一个人。
  公司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展,我和李冰根本忙不过来,招募了一些员工后,我让小柔从原来的公司辞职过来帮我。小柔开始还不愿意,后来看到我为了表忠心拿出来的那张银行卡上的数字以后,小柔终于答应过来帮我。
  我与小柔就在每日的工作相处中感情越来越好。终于有一天下班以后,当我把小柔带到一个用数百个蜡烛点燃的「心形」广场时,在李冰和公司员工一起捧着鲜红的玫瑰花的起哄下,在我单膝跪地掏出静心准备的钻石戒指时,小柔终于含着激动的泪水答应了我的求婚。
  我和小柔的新婚之夜,小柔穿着白天婚礼的婚纱,与我交杯对饮红酒。昏暗的烛光,无声的时刻,让我和小柔默默对视良久。
  新房的空气似乎充满了暧昧与淫欲气氛,小柔粉红着脸,任由我亲吻她的小嘴。小柔动情的伴随我的亲吻不住呻吟颤抖。
  我没有让小柔脱下婚纱,小柔头上还带着白色的婚纱帽花。我揭开帽花,看到小柔那双充满柔情的会说话的大眼睛。小柔可爱极了,我在也忍不住了,可爱的小柔让我有种将她狠狠压在身下用力抽插的冲动。
  我褪下小柔的白色小内内,让小柔平躺到婚床上,一番前戏,我终于将大鸡巴的龟头插入了小柔粉嫩、红润、潮湿的小穴。
  「陈阵,亲爱的,你……轻点。我……我还是第一次呢!」小柔的轻呼让我倍感珍惜,如此娇妻怎教我我不去疼惜?
  轻轻的,我将龟头褪了出来,右手拿住大鸡巴在小柔的阴唇上下滑动,刺激小柔流出潺潺淫液,偶尔我用大鸡巴不住轻轻点击小柔的那颗圆圆滑滑的阴蒂珠子,刺激的小柔口中不断呻吟。
  看到小柔差不多准备好了,我温柔的问了一句:「小柔,我要进去了。」「嗯……」小柔回答道。
  我知道这女子的第一次一定要温柔,不让会让女子心灵产生对于性爱的阴影。
  粗鲁的交媾,只会让女子心生厌烦。
  等待小柔体温渐渐升高,嫩红小穴开始流失潺潺,我把大鸡巴龟头上沾满了小柔的淫液,开始缓缓插入,插入一些,褪出一点,在插入一些,再褪出一点。
  如此反复,终于龟头抵住了一片柔软的阻挡物。
  此时,我感觉到了小柔的紧张,她的浑身肌肉紧紧绷着,小穴里面也是用力夹住,虽然女子的小穴紧致会让男人舒服,但是此刻小柔的小穴用力夹住我的大鸡巴,我非但没有快感,反而觉得生疼。
  「小柔,你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的,你放松……你放松……」我像是用催眠小柔一般的语气在对小柔讲话。
  「小柔,你今天是我的老婆了,小柔,我会爱你一辈子。」「小柔,你想和我生几个孩子呢?我想要一男一女,最好是龙凤胎,小柔你说好不好?」「呸,还要龙凤胎呢,一次生两个怕是要疼死我,我才不干呢……」小柔终于放松了下来对我回话。
  就是这个时刻,小柔的身体已经放松,精力已经被我分散了。我用力一冲,终于冲破了那片薄膜,小柔这才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我的女人。
  「呀,好疼呀…呜呜呜……」小柔不停哭泣着拍打我。
  我把大鸡巴插在小柔身体深处,停止了动作,静静等待小柔缓过劲来。
  我不停的在小柔耳边安慰她,小柔在我不断的色情笑话中慢慢的才恢复了笑容。小柔的笑容是多么可爱,我发誓要用一辈子来爱护她。


  小柔终于不疼了,示意我可以继续动作,我开始慢慢的来回抽插小柔的阴道,小柔慢慢的也开始享受性爱带来的快感。
  「陈阵……老公……哦……好舒服哦……你用力一点。」小柔开始催促我,看来小柔已经知道了甜头,呵呵。
  我这个早已经成为男人的人,对于性爱还是颇有信心的,等待小柔初次高潮以后,我让穿着婚纱的小柔翘起美臀,趴伏于床上。我捞起小柔的婚纱裙子,露出小柔的美白翘臀,小柔的娇嫩小穴已经被我摧残得一片狼藉,耻毛黏糊在一起,小穴根部肌肤沾染点点血丝,我看看自己的大鸡巴,上面也是小柔初次的落红。
  我十分满意我的婚姻,能娶到小柔这样美丽温柔的妻子,是我陈阵的幸运。
  我再次将大鸡巴插入了小柔还未闭合的小穴中,小腹撞击小柔的美臀「啪啪」有声,小柔十分满意我的性爱能力,用口中啊啊之声表示对我的满意。
  新婚之夜我和小柔十分劳累,整整做爱了一个晚上,直至天色渐明。我用小柔的小内内擦拭干净我们两人下身的狼藉爱液,看着小内内上点点落红,我决定将这条我和小柔的初次纪念永久珍藏。
  我给还在睡梦中的李冰打了个电话,请了三天婚假。公司业务处在发展期,大家都很忙的,我不在这几天,李冰是一定会很辛苦的,所以我再三拜托李冰安排好公司业务。李冰表示理解,叫我好好珍惜新婚假期。
  挂上电话,我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小柔也沉沉睡去。
  这三天,我和小柔尝试了很多性爱体位,小柔十分欢喜。小柔最喜欢坐在我身上「骑马」,她说这样有种征服男人的快感。管她怎么说呢,反正我也是很爽。
  三天的婚假过去了,我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有了小柔的帮助,我感觉轻松了许多,毕竟是大公司出来的精明助理。
  我和李冰还是好兄弟、好哥们。我和小柔经常与李冰一起工作交流、商业谈判。空闲是带着公司员工一起去趟旅游度假。这工作要劳逸结合,让员工们紧张、松弛有度,才能最大程度激发员工们的积极性。当然,必要的奖金和工资的逐步增加才是员工们忠心和进步的动力。
  公司已经经营发展两年了,那次在那度假村,我和小柔与李冰穿着休闲服,坐在一起畅谈交流,期间小柔问起李冰为何还不娶妻,李冰有些尴尬。我也想知道李冰为何没有娶妻的打算,也是好奇的看着李冰。
  李冰说道:「陈阵,你是知道我的,我家在县城,我爸妈为了我出来创业几乎花光了所以的积蓄,我们公司虽然有了好的发展,但是我更想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个人的事情在缓缓吧。」李冰说的这番话,让我有些小感动,小柔也是目光关切李冰。
  我知道李冰家里的一些情况,李冰父亲只是一个普通工人,母亲有病失业在家,我们俩合开的这家公司,就是李冰全部的希望所在。李冰的负担比我重,家里的母亲因为病情花费不少,开公司合资的时候,都是李冰父母东拼西凑借出来的。
  听到自己兄弟的一番话语,我和小柔一起举报致敬李冰,我们三人发誓要将公司办得红红火火,成为本市第一流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公司。
  公司发展第三年,我终于买了自己的汽车,小柔也有了自己的座驾。我个人喜欢越野型的,这种车型才适合我那颗不安分的心。李冰也终于还清了家里的欠账,购买了属于自己的汽车,李冰告诉我,上次回到家乡,家里的亲戚看到李冰风光的模样,都纷纷称赞李冰父母养了一个好儿子。李冰在公司里现在开始春风得意,一扫往日颓废、不自信的表现。
  看到李冰的变化,我也暗暗为他高兴。
  小柔还是比较关心李冰的个人婚事,经常当着我们三人提起,李冰却总是支支吾吾,像个怎么用重锤也敲不响的闷鼓。我也提起过好几次,公司那么多小妹妹,你李冰怎么就没有一个看上的?
  到后来,我也懒得管了,只有小柔还在锲而不舍。
  我很满意现在自己的现状,有个温柔贤淑的妻子,有个共同进退的兄弟,还有家不断发展壮大的公司,我觉得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了。
  三个月前,因为要谈一笔与外地公司的业务,我一个人出发去了外地,公司有李冰与小柔打理我也放心。都一起合作这么长时间了,大家非常熟悉,不知道我们三人关系的人,还以为我们就是一家人呢。
  这家公司的老板非常难搞定,就是不肯最终签订合作合同,我估计我要搞定他,最少也要三个星期时间。


  晚上与小柔通电话,小柔还安慰我,让我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听到娇妻的柔情话语,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期间白天,打通公司电话,李冰告诉我公司一切正常,让我放心。听到兄弟谈了公司最近的一些情况一切良好,我也放下心来,继续与那个外地老板周旋。
  「哼,跟我斗……」我心里一片豪迈。
  没想到最终那个老板还是接受了目前的条件,协定合同签订了下来。我可以回家了,想到家里的娇妻,我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晚上,我打电话给了娇妻小柔,等待了好一会儿,小柔才接过电话。在电话中我故意告诉她谈判还在进行,回家的时间会比原来预计的时间要晚一些,小柔照例安慰我一番,又是贴心的嘘寒问暖。如此温柔娇妻,夫复何求呢。
  电话中,小柔的声音似乎有些微喘,我以为小柔生病了,连忙问候小柔的情况,哎,两周都没有陪伴娇妻了,心里惭愧呀,小柔也许病了,我都没有在身边陪伴,我有些自责。
  小柔却告诉我刚才在沐浴,听到电话响起,是跑过来接的,所以有些气喘。
  听到小柔这样回答,我暗暗放心,我叫小柔先挂电话,我担心小柔湿着身体会着凉的。
  通完电话,我更想回到家里了。
  一日后,我提前回家了。
  到了家里,小柔不在,此时天色已暗,小柔应该在家里的。我没有多想,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先去洗个澡。把鞋子放进鞋柜,放好了行礼,我脱光衣服赤裸着进入浴室。
  打开喷头,我抹上洗发水开始洗澡。沐浴十分钟,我洗完了,来到浴室里镜子前,准备抹上男士护理液,放松紧张多日的皮肤,今天我可是准备好好打扮一番,准备给娇妻小柔一个惊喜。
  「嗯,这护理液有人用过?不会是小柔这么无聊吧,这可是男士用的。」摇摇头,我有些好笑,小柔平时都不动我的东西,怎么会用的护理液?
  不及多想,我开始洗面。洗完面,我拿起我的剃须刀,这剃须刀怎么也被人用过?不会是小柔拿去刮了体毛吧,小柔这是怎么了,老是乱用我的东西。


上一撸:二爷回来了,蒋勤勤



下一撸: